吴文俊人工智能科学技术奖
议题一
Home > 议题一 > 正文

赵峰 (主旨发言)

2022年07月19日   来源:中国人工智能学会     

4184

清华大学苏州汽车研究院院长助理


清华大学苏州汽车研究院院长助理赵峰议题一主旨发言


清华大学苏州汽车研究院院长助理赵峰议题一主旨发言表示:“不管是围绕重大奖项,还是相关的科技服务,都是需要做到快速的产业转化和应用。我认为最核心的是把科技成果怎么转化为生产力,这是最关键的一个要素,最关键的一个目的。这里面包括工程化,产品化,产业化和商业化的过程。本身提成果转化,不管是重大成果,还是一般的科技成果,总是会有相关的特质和特点。


第一个转化过程是非常艰巨的,包括从原创成果到实用技术及从实用技术到稳定产品,稳定产品到持续销售,创业企业到大型公司,这个过程当中需要的资源很多,包括资金投入,企业运营及政府支持,行业准入。那么技术转移方式的复杂性也比较多,包括专利授权,技术转让,无形资产出资入股,以上方式的同时或交替使用。虽然很艰巨,但是这个事情对我们国家来讲是非常重要的一项工作,这是习总书记提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是一个系统工程。科技成果只有完成从科学研究、实验开发、推广应用的三级跳,才能真正实现创新价值、实现创新驱动发展。

我们现在都知道科技成果转化效果还不是特别好,关键是基础研究和企业产品开发及产业化中间的死亡之谷,这里面到底是技术问题?人的问题?钱的问题?还是机制问题?


我谈谈一点见解。技术是核心,没有技术就是无源之水,那么选择什么样的技术?

  • 首先一定是基于市场需求,选择有市场的需求,行业急需的技术。
  • 第二是有门槛的技术,有引领作用的技术。
  • 第三是有一定的技术形态和非常清晰的产品路线。
  • 第四是要有稳定互补的核心团队。


提到团队及其实科技成果转化过程中,技术人才非常关键,但是我们不仅仅需要技术人才,技术人才它更多是要把这个技术怎么做的更深入,效果性能做的更好,但是真正的转化除了技术人才,还需要具有综合能力的产业链人才,它需要决策能力,管理能力和市场能力。

资本是穿插在科技成果转化里面非常重要的纽带,技术只有实现资本化,才能从知识形态转变为资本形态,这样才能跟其他非技术要素进行相互结合,实现使用价值和市场价值,成为生产力。技术资本化是产学研结合的纽带,通过资本能使多个利益主体和行为主体变为一个主体,现阶段合作为全过程合作,变局部合作为整体合作,变短期合作为长期合作。现在国家在资本方面,前期主要是需要项目经费,后面更多是政府引导资金,天使到VC,其实前期很少资本愿意投入到这领域来。

另外市场一定是驱动力,从科技创新角度来讲,我们认为是有两个路径,第一个路径是市场驱动型的,先有一个市场需求再立项整合资源,有了整合资源先有商业策划,有了产品的亮点再去做相关技术的开发。技术驱动型就是先有技术,开发完技术之后有了产品,我再去寻找模式,但是我们感觉更容易实现的还是市场驱动型,尤其对于汽车领域来讲本身市场很大,出口很窄,虽然链条很长,但是竞争很激烈,它更是需要市场驱动型创新体制。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要素,所有东西都需要一个平台的支撑,科技成果转化不管是技术也好,人才也好,资本也好,有了这些要素之后,不仅仅只是把要素集聚起来,更多还需要催化各个要素深入协同赋能的平台,包括实现技术工程化应用研发平台,中试平台和实现产业化一些创业孵化的平台。”

组织机构

主管单位
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部
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工作办公室
主办单位
中国人工智能学会

奖励资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