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俊人工智能科学技术奖
RESEARCH REPORT
研究报告

徐扬生:智能革命是人类心脑解放 要注重需求

2016年12月17日    来源:网易科技     
1049
[导读] 本次大会以“AI新时代·产业新动能”为主题,会上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徐扬生发表名为“智能机器人:问题与思考”的主题报告,从全新视角阐述了智能机器人时代所面临的发展窘境和时代课题。

  网易科技讯12月17日消息,由中国人工智能学会主办,网易科技与智能君博承办的2016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大会暨第六届吴文俊人工智能科学技术奖颁奖盛典今日在深圳登喜路国际大酒店举行。

  本次大会以“AI新时代·产业新动能”为主题,会上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徐扬生发表名为“智能机器人:问题与思考”的主题报告,从全新视角阐述了智能机器人时代所面临的发展窘境和时代课题。

  徐扬生院士介绍了带领团队所研发的爬树机器人、宠物机器人、爬衣服机器人、书法机器人、交互机器人,以及在研发这些机器人时所遇到的问题和思考。

  徐扬生院士认为感知、认知和动作是机器人的三大要素。现代化的目的是解放肉体,而智能革命则是对人类心脑的解放。人类的弱点恰恰是机器人的强项,这就要求我们在设计机器人的时候是否要考虑人的需求,能否把机器人做成随身可携带可、穿戴等问题。

  对于工业机器人,徐院士表示我们的观念出现了错误,过分强调工业机器人的通用性,而忽略了其实用性,找到通用性和实用性的平衡点至关重要,非标准、非通用的工业机器人将大有前途。(Sherwood)

  以下为演讲速记:

  谢谢杨教授,李院士,蒋主席,张主席,各位来宾和同事们早上好,很高兴受到邀请到这里来做一个演讲。刚才杨教授讲了,我是多年参加机器人工作,其实确实有些年份了,我刚才在下面大概算了一下应该是32年时间,我们那时候没有你们这么幸运,那时候做机器人的时候,基本上没有人鼓掌,所以是非常寂寞的三十几年下来,现在正好有这样的时间。

  我刚才在想机器人应该讲讲问题与思考,我的脑子里也有很多的问题,当时我准备是在七月份还是九月份,有个中国计算机协会在深圳举行的全球机器人与人工智能峰会,我也是第一个演讲的,讲的时候他们说一个小时,最后只给了半个小时,这个PPT就没用完,所以我打算在这里讲完。

  在座做机器人的同事还不是很多,所以我稍微改动了一下,什么叫机器人?我们的定义就是它的感知和它的认知和动作三者连起来。感知就是你打开了窗,风大不大,冷不冷,这是感知的问题。风来了,你觉得冷了,你要加衣服,要做判断做决策,要去控制,这就是认知,这个衣服真的要加上去了,那就是动作。所以这是三者连起来,我们叫机器人。洗衣机、洗碗机是不是机器人,如果这里面只有一两个方面不行,三个方面都有我们才叫机器人。一做做了三十几年,我们做的跟房子差不多高大的也有,小的很小的也有,做下来以后自己感觉到还是有很多的经验和教训,所以跟大家分享一下。

  我想先跟大家看一看我们做的,我们实验室基本上每年做两个机器人,这是一个爬树的机器人,各种各样的机器人我们做了很多,这是在香港中学校园里,他力气很大,可以背比它重30倍的量背上去,大家知道农村里叫毛毛虫,它就是用毛毛虫的原理,大大小小的都可以,光滑的表面也可以。

  这里有很多的问题在里面,怎么做到有效可靠的攀爬,要不要带传感器?带什么样的传感器?要不要带照相机?带上去怎么带?有目标的自动攀爬又怎么攀爬?爬树的机器人做出来之后做什么用。其实我说,我做出来的时候也不知道做什么用。做科学研究很多时候是真的不知道做什么用,做出来以后,人们跟你讲,我一个巴西的学生现在做,能不能在森林里面放六千个这样的机器人,其实有很多前景可以想,但是做的时候你并不知道。

  这是一个宠物机器人,养宠物的朋友越来越多,养宠物两三天的时间,出差出门的话,能不能用你的机器人照看一下你的宠物,用你的手机跟他对话,也是蛮有趣的,他能帮我找到宠物,他就会找到,给他吃点东西,也可以通过手机跟他对话,对话的时候,狗比如发疯了,因为狗听到了主人的声音,没有听到主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发疯了,哇哇的叫,跟它解释也没用,长时间的沟通它就知道了。包括动物的呼叫问题,在座有很多人工智能的学者,大概在十来年前我就做了这件事情,还雇了一个哈工大的女同学做了半年,什么也没有做出来,现在基本上是放弃,就是人怎么跟动物互动,动物希望什么样子。你去看看玩具,什么样的玩具是比较好的?人的玩具喜欢动,动物的玩具喜欢什么?比如说小狗的玩具就不像小狗了,可能是喜欢用小人做玩具,包括呼叫,能听懂他在说什么吗?我记得以前在美国的时候,看到一篇海外版的文章,是讲四川的一个老农,他能够听明白五十多种鸟的叫声,我觉得这个事情非常有兴趣,后来他就把他的儿子带到山上来,试图把本领教给儿子,儿子在山上待了两个月左右觉得很闷就下山了,后来过了两年这个老人就过世了。这件事情听了以后,非常遗憾,我觉得这么好的一个技能,动物其实是有意识的,动物与动物是知道在说什么,人不知道的。

  我们再看这个是爬衣服的机器人,也是全世界第一个做出来的,什么地方都可以爬,有什么用呢?其实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用。这里有很多很好的学问,因为这里牵涉到软体物质的抓取应该怎么做,我前两天在跟他们讲,我们国家有很多的机器人操作,有一个很重要的操作,就是水泥厂,水泥袋是软的,就涉及到软体物质怎么走。所以柔性物质怎么攀爬,怎么规划他的运动。我们再看这是一个书法机器人,刚才李院士也在跟我探讨书法问题,我们做一个书法机器人,他学各种各样的书体,李院士的书法,可以按照李院士的书法写,帮他签名了,李院士也不知道,他可以仿造还可以学习,比如说他可以学习苏东坡的字,中国人工智能协会如果需要写苏东坡的字,我们去找苏东坡的字,我们发现中国人工智能这几个字写过,但是协会没有写过,怎么办?如果苏东坡活着的话,协会两个字会怎么写,他就猜出来,所以这有很多科学问题在里面。还可以做一些模仿,比如说杨教授,李院士两个人的书体,学会了以后,可以介于两者之间的书体怎么写,我也可以写出来。

  这是一个交互的机器人,实际上是现在家里都有老人,你给他吃的穿的都不要,老人最需要的是你陪他,所以我们搞了一个机器人专门陪伴老人,你可以跟他下棋,打牌,唱歌,跳舞,说话,你跟它好一点,它也跟着好一点,你跟它凶点,它也跟你凶点,打牌的时候也会让你赢几把,因为你老是输也不高兴,打开音乐它也可以跳舞。这样的机器人也是有用的。我们就不看了,有很多的视频。所以机器人应该像宠物多一点?还是像人多一点?有很多的问题。这里也有一个问题,这是人工智能协会举办的会,在座很多也是智能学者,所以我也不敢乱说。我自己感觉,这三百年的历史中,其实是人类对肉体的解放,人所追求的是人体的解放,现在或者到了追求大脑和心灵的解放,心脑对人体更重要,我其实做过好几个演讲,我记得在天津好像讲过一次,我认为心脑的解放,大脑的解放,其实是比肉体解放更重要、更根本,我当时也讲了很多原因。

  机器人是如何向自然学习的?你去看人是很奇怪的东西,包括鸟和飞机,鸟已经几千年,现在我们也有飞机了,但是飞机跟鸟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这里有很多的问题。还有智能的扩展性,这些上次都讲了,我就不讲了。还有智能的分布在里面,人的智能不只是在脑子里面,还有很多是在手上,是在脚上,还有通讯领域上的问题。车与飞机的设计考虑到人的因素,机器人也需要吗?我做空间机器人做了很多年,有卫星的维修在里面,卫星的设计是个很重要的工作,因为卫星设计的时候,是假设里面没有人的,如果有人不会这样设计。汽车的设计是考虑有人的,这个人是在里面的,比如说汽车的挡板下雨刮风,挡板一个树枝下来挡住了,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它是假定人在里面的,不是在外面的,所以你在设计的时候要想清楚,任何机械的设计是自动的还是非自动的,那是完全不一样的。

  为什么不能把机器人设计成可随身携带的?每个人的手机就是我们的电脑,机器人是可以穿戴的,是带在手上的。我们做的随身携带的眼镜比谷歌早了很多年,当时做得很早,很多机器人是可以做成穿戴式的。如果穿戴式做起来的话,就要仔细想想,人为什么要做机器人,也许我们可以不做机器人,像鞋子、帽子、皮带,这些东西使得让你平时不能做的事,把这个功能扩大。比如我要爬上去,能不能做一双鞋子,我们做了很多眼镜,你戴这个眼镜可以到全世界很多国家,把语言翻译成中文。那时候我在埃及开会的时候,他们的字写出来就像蛇一样,根本看不懂,开了会之后我去上洗手间,门口两个房间看不太懂哪个是男是女的,在外面等出来一个女士,我再进入了另外一个房间。所以为什么我们不能做一个眼镜,告诉你这是男还是女,所以有很多很多的东西在里面。人的特点跟机器人的特点,我自己做三十年机器人的观察,人跟机器人的强项正好是相反的,机器人能干的地方,人是不能干的,人能干的,机器人是不能干的。

  机器人既不是人,也不是动物,为什么要设计成像人或动物?我住在龙岗,每天六点起床上山爬山,那个山都不高,比较低,一个小时就能回到家,每天上山就发现一个很奇怪的事情,我发现所有的植物的根都是朝下的,所有的动物的都是平的,都是放在中间的,所以人的头都是朝上的,有没有朋友告诉我为什么是这样设计?我也不知道,但是机器人不是人,也不是动物,也不是植物,机器人应该怎么设计?机器人头应该在上面吗?谁告诉你机器人头应该在上面?所以这些事情都是可以讨论的,包括龙虾跟螃蟹的问题,龙虾和螃蟹是完全不同的设计,所以这里就有手和脚的互用,这个问题越来越重要,以前我听很多人讲过,人如果有很多脚的话,在地上多爬一爬,很多腰椎颈椎病都没了,人的基因里几百万年以来,一直习惯是爬的,现在突然是站起来,它的基因还没有适应这样的东西,而我现在的问题是,机器人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手和脚是并用的?所以这些都是很有趣的事情。

  工业机器人也是有很多有趣的问题在里面,在座的朋友有没有想听工业机器人的?整个的全世界的工业机器人从ABB开始,忽略了它的实用性,强调了它的通用性,人是万能的,为什么要强调机器是万能的?所以怎么找到一个平衡点,找到一个非标非通用的机器人,我觉得这是一个大有前途的,涉及到千家万户的,涉及到很多问题今天就不展开了,谢谢各位。

分享到:
[责任编辑:yxl]
转载申明:吴文俊人工智能科学技术奖官网独家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您是第 956828 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 © 中国人工智能学会
ICP备案号:京ICP备13016090号-5
技术支持:智能君博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