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俊人工智能科学技术奖
INDUSTRIAL FORUM
产业论坛

2017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年会主题报告——
席酉民:《人工智能时代的高等教育》

2018年01月17日    来源:中国人工智能学会     
769
[导读] 经过60多年的酝酿和发展,这两年,人工智能迎来了第三次高潮。其对各行各业的改变和重塑也成为炙手可热的话题,其中就包括教育。

2017年12月23日,席酉民校长在2017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年会作了题为《人工智能时代的高等教育》的主题报告。

西交利物浦大学执行校长席酉民

  对于高等教育而言,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将会迎来怎样的挑战?未来的发展趋势又是怎样的?在近日由中国人工智能学会在苏州举办的第七届吴文俊人工智能科学技术奖颁奖典礼暨2017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年会期间,《中国科学报》记者专访了西交利物浦大学执行校长、英国利物浦大学副校长席酉民,请他就人工智能时代的高等教育谈了自己的看法。

  颠覆性的未来与我们的改变

  《中国科学报》:您觉得随着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发展,我们未来的世界将会发生怎样的改变?

  席酉民:关于人工智能对于人类社会的冲击,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美国发明家、思想家雷·库兹韦尔于2005年出版的《奇点临近:当人类超越生物学存在时》这本书。他在这本书中预言,未来人类将与机器融合,并由此变得更加智能。奇点大学的报告预测,机器人将在2035年取代人类。

  依据我对这个世界的研究和理解,随着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发展,我们进入了一个全球化的世界,而这个世界最大的特征就是互联。与此同时,也产生了很多新的问题,我将其称为UACC:第一个U是Uncertainty,即不确定性;第二个A是Ambiguity,即模糊性;第三个C是Complexity,即复杂性;第四个C是Changeability,即多变性。如果用这四个单词的首字母来描述未来的世界,就是说我们将生存在一个不确定、复杂、模糊和多变的世界。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你都得在这样的环境里生存。

  届时,我们的生活会被很多新技术所颠覆,世界会变成一种竞合的关系,而不再是简单的联合或博弈。在这样的世界里生存的时候,我们每个人必须要回答的问题是:未来20至30年我们应该怎么活?更好的生活需要什么样的素养和能力?今天的教育能为未来的人才准备些什么?

  《中国科学报》:您能否对这样的生活作一下预测?

  席酉民:未来的社会可能很难去预测,但是我们可以简单地打开几扇窗户想象一下。未来研究所曾经提出推动未来社会巨变的六个推手:第一是极端的长寿,第二是智能机器和系统的兴起,第三是计算世界,第四是新媒介生态,第五是超级结构组织,最后一个是全球互联世界。其中,我更感兴趣的是,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今后人们的行为会发生怎样的改变?学习会变成怎样的模式?我们的生活会演化到什么方向去?

  能力需求变化与教育创新

  《中国科学报》:随着未来世界的颠覆性改变,特别是人工智能的冲击,人类的技能需求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席酉民:围绕这样的颠覆,未来研究所预测将来会需要十种技能:一是意义构建,二是社交智能,三是新颖和适应性思维,四是跨文化能力,五是计算思维,六是新媒体素养,七是跨学科能力,八是设计思维,九是认知负荷管理,十是虚拟协作。

  我们必须思考的问题是,现在的教育有没有培养学生这些能力,让他们可以在未来的世界里生存?此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包括我在内我们西交利物浦大学正在着力探究的,即怎样从“当下心态”过渡到未来的心态,也就是“复杂心态”。复杂心态包括动态注意力、协同理解力、整合能力、战略清晰、凝聚性的合作等。

  因此,当我们观察未来社会的变化和未来社会对人才能力需求变化的时候,会发现我们需要去调整人才观念,需要改变当下的教育理念,需要重塑育人的过程和方式。这是当下很多大学必须面对的问题。

  《中国科学报》:随着未来社会能力需求的变化,人类的生存原则是否也会发生变化?

  席酉民:在《爆裂:未来社会的9大生存原则》这本书中,作者提出了未来社会“涌现优于权威”“拉力优于推理”等9大生存原则。未来世界的逻辑是每一个人不在于做多大的事情,而在于做与别人不一样的事情。当你不一样了,把简单的事情做到极致,你就有绝招,有绝招就有空间、利润,有利润就可以利用互联网、物联网把它放大到全世界去,就有无穷大的贡献。这个逻辑跟过去传统的逻辑完全不一样。因此,这个时候不是怕风险,而是要敢于去冒风险,敢于去做出不一样的东西。

  这些生存原则提醒大家,未来世界会发生颠覆性的改变。对于教育工作者而言,也需要立即采取行动,以应对人工智能时代的颠覆性转型。

  高等教育的挑战与趋势

  《中国科学报》:您认为人工智能时代,高等教育面临哪些挑战?

  席酉民: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滕森2014年曾经作了一个预测,未来15年之内,如果美国大学不作改变,一半的美国大学会面临破产。这意味着,我们现在必须立即行动,而不是观望。

  假如说我们不观望,立即行动,我们应该怎么改变?《纽约客》杂志的一个封面描绘了这样一幅图景:在未来社会,人类的工作机会被不断进化的机器人所剥夺,从而沦落为流浪街头的乞讨者。

  《中国科学报》:您认为未来高等教育的趋势应该是怎样的?

  席酉民:未来的人才应该是“世界玩家”。未来的世界环境是不确定、复杂、模糊和多变的,就好像一头“疯牛”,世界玩家应该是骑在牛背上的人。

  我们怎样在这样的世界里驰骋,在国际环境下去和谐共生?从教育者角度来讲,高尚的品格和文化素养将成为未来世界里的重中之重。简单的技能性、重复性的事情,机器人能够帮你做,但是你怎么能够利用、借助机器人的帮助让你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通识教育、素养教育,包括艺术教育,会由此变得越来越重要。

  其次,我们会看到,未来的世界可能还需要一些专家帮我们制造机器人,也就是说,在未来人群中可能需要10%具备专业造诣的专业精英。另外,还需要20%具备行业造诣的行业精英与业界领袖,他们都需要具有跨文化的领导力和企业家精神。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未来人群结构里有10%左右的专业精英、20%左右的行业精英,这些人给我们造就了一个非常方便的生存环境。那么,剩下70%的人怎么办?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也是需要思考的问题。

  大学最终应该变成一个生态系统。在这个生态系统里面,大学最大的意义是将所有的创新资源吸引进来,各取所需。大学存在的意义就是影响,共生、共存下的影响。这些影响将通过教育改变一代又一代人,通过新的生活方式和文化重塑社会文明。

第七届吴文俊人工智能科学技术奖颁奖典礼暨2017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年会现场

分享到:
[责任编辑:yxl]
转载申明:吴文俊人工智能科学技术奖官网独家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您是第 958251 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 © 中国人工智能学会
ICP备案号:京ICP备13016090号-5
技术支持:智能君博科技